亲,欢迎来到忽然花开!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

七月 (创业)

发布于:2019-07-04 10:09  ┊ 阅读  ┊  人参与  ┊ 文 / 杨萌
 
  雨后的空气十分清新,天空也镀上了一层粉色的妆容,许向年望着天空出神,心想:“这么好的雨,等闺女回来,又该是另一番景象了。”想了一会儿后心情也不由得变好,身上的重担也减轻了许多,不知不觉已到了村头,嘴里哼着小曲儿向家里走去,路上也遇见了不少邻居。邻居都说:“老许,你家闺女真给你长脸,全市第一名啊,你这精神头也好了许多呀!”老许的一张脸越发红润,心里也美滋滋地,比吃了蜜还甜,于是迈开大步,几步就跨进大门。
?
  到了家,放下锄头,坐在台阶上,从兜里掏出七月的照片,用他满是老茧的双手不停地抚摸,像是要把七月装进心坎里,不一会儿,眼泪便如露珠般一滴一滴地映射下来,犹如璀璨的光芒,照亮他黑如辰星般广阔的世界。温暖心中沧桑的缱绻。
?
  回想自己这些年的经历,许向年不由悲从中生。早年间,妻子因难产离世,只留下这瘦小的孩子,这些年,自己又当爹又当娘地把她一手抚养长大,所幸,孩子也乖巧,懂事,又追求上进。只是,孩子因为难产身体虚弱,市场生病,孩子虽不说,他这心里头也不是滋味,他想让自己的孩子在自己面前展露孩子本性的天真,而不是过早地承担生活的压力。想着想着,他又忍不住笑了,孩子的求学道路虽然艰辛,但功课一次也不曾落下,次次都是第一名,如今,更是以全市第一名的好成绩考入了国内最好的大学,许向年的心里别提有多甜了,主要是这孩子孝顺,想到这儿,许向年常年击垮的腰板也不觉地挺直了,疼痛也减轻了不少。
?
  转眼间,四年已经过去了,七月也大学毕业,她来到一家酒店工作,这些天,许向年就没睡踏实过,村里人都在议论他女儿,说在那种地方工作的人都是不正经的人,做那种工作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。几夜之间,他一头乌黑的头发也花白了不少,为此,他没少跟村里人争吵,每次都不欢而散,他也无心干活,每天提两瓶酒去和老伴一起喝,每次喝的酩酊大醉。都是刘嫂和他儿子一起帮忙抬回家的。
?
  这天,七月放了几天假,她回家看父亲,刚走到村口,就听见几个人堆在一起讨论她:“上大学有什么用,考了全市第一又怎样?到头来,还不是一样给人家打工,还做那种不正经的工作,真是丢死人了,我要是她,见了人都躲着走,难不成还想发财吗?”
?
  说这话的人是王大嘴,她是这个村里有名的泼皮出了名的泼辣。整天无所事事,就知道找茬,硬要在别人身上找一些话题来满足自己的喜好,真是人如其名,如果哪天没有新闻,她身上就好像会掉两万肉似的,七月也不想理会她,反正这次来是找父亲的,七月径直走进家门,却没有看见父亲,她找了一圈后便去母亲坟前,刚走到那里,就看见昏迷在地的父亲,七月的心顿时凉馊馊的吧,也有股麻麻的刺痛感,她怎么打的急救电话,怎么呼唤父亲,她统统都不记得了,只是恍惚中好像有一股力量指引着她去那么做,她的心犹如冰封的石窟,冷的刺骨。
?
  救护车到的时候,七月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,医生赶来检查他的身体状况,又是几分钟漫长的等待。“对不起,小姐,我们已经尽力了。”医生简短的几句话,却抽干了七月所有的力气,七月抬头看了看天空,只见低沉的乌云后遮掩了一片广阔的天空,一丝氤氲沉溺在湖中,宛若曲终人散的悲鸣。
?
  七月在刘婶一家的帮助下将父亲带回家,到了家里,刘嫂说:“月儿,有几句话婶儿不知道该不该说,说了,又怕你伤心,不说罢,又怕对不起自己的良心。”七月说:“婶儿,有什么说,直管说就是。”刘嫂这才开口说道:“这些天,村里总有些流言,你父亲时常与人吵得不可开交,常去你母亲坟前喝闷酒,常喝得酩酊大醉,我劝了好几次他都不听,你也知道你父亲的脾气,再说,他这些年为供你读书,常早出晚归,又落下病根,医生一再告诫他不要喝酒,他也听了进去,这些年滴酒不沾,如今……。”七月说:“谢谢婶儿,婶儿您慢走。”
?
  刘婶们走后,七月趴在父亲身上泪留不止,“爸,都是女儿不好,是女儿的错,……。”七月的心像跌入冰封的寒水般冷彻心扉。此刻,她有千言万语,却无法启齿。
?
  隔日,七月一袭黑色出席父亲的葬礼,她面容憔悴,表情十分冷淡,犹如枯干的树枝,尽显颓暮的神色,却难以掩盖她英气的美丽,再加上她皮肤白皙,分明就是个城里人嘛,刘婶看着这样的七月,难免有几分心痛,毕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,这孩子身上有股韧劲,性子也活波讨喜,又想到七月的遭遇难免露出了几分怜惜。
?
  安葬好父亲,七月打算外出闯荡,她去母亲的墓前探望,这次与往常有些不同,她还要看望她的爸爸。夕阳下,他们含着笑,笔直地站在那里,深情地凝视着七月。在七月眼中却是那么刺眼,七月没有哭,她只是静静地盯着墓碑上的照片看,苍白的脸上却没有一丝血色。
?
  七月在一片悲拗中离去,村边的小溪静静地流淌,平静地看不出一丝波浪,仿佛在藏匿着某些哀愁,天边的孤云也掩盖着一丝忧愁,七月去了北京,在那个最繁华的城市安根。
?
  许多年后,七月成为了一家跨国公司的董事长。这些年,自己为了创办这家公司,投入了无限的心血,思虑再三,她还是决定回到生养她的故乡。
?
  她请来工程师给村里铺路,又用自己的钱在村里修建了一个扶贫车间,她教村里的女人们做衣服,又为她们提供舒适的环境,村里人靠着这个也逐渐发展了起来,各家各户的收入也不断地增长,国家也对七月进行了嘉奖,又给七月颁发了证书,七月成了全村人的榜样。
?
  现在,村里人逢人就说:“七月真是个大好人,不仅年轻漂亮,而且又这么能干,将来谁要是娶了她,那几辈子修来的福分。”
?
  尤其是王大嘴,更是说:“七月真是我们村的活菩萨呀,看人看到老,我就说这孩子不会差的……”




作者? 简介? ?;杨萌,女,零零后,甘肃省甘谷县第三中学2021届学生
? ? ? ? ??
? ? ? ? ? ? ? ? ? ? ?电话? ;18993871696
? ? ? ? ? ? ? ? ? ? ? 邮编 ;741206
责任编辑:古岩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