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来到忽然花开!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

两性

发布于:2014-01-04 07:55  ┊ 阅读  ┊  人参与  ┊ 文 / 文刀人剑

  宋明是一个普通的学生,说他普通,他的成绩很是一般。说他不普通,原因是他是个双性人。具体来说,他既有男性的生殖器官,也有女性的生殖器官。

  可是我又为什么称“他”呢,原因是这是他的意思,他喜欢别人把他视为一个男性。

  很多年前,当宋明的妈妈艰难地走下手术台的时候,虚弱的她给医生提了一个很合理的要求——她要看一下他的孩子。当宋明的母亲抱过了孩子,令她惊奇疑惑的是——她搞不懂宋明的性别。

  这是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,这件事也曾轰动一时。当时间的硝烟散去,留下的还是宋明一家平淡祥和的生活。

  宋明曾为此苦恼过,他发现了这个不幸的事实,他也曾尝试着去遮掩。但是,他没有成功。在搬到男生宿舍的第一天,他就露出了马脚。

  “宋明,宋明,你怎么有乳房啊?”小斌问道,小斌是宋明的舍友。

  宋明回过身,望了一眼小斌,脸红了,又把头扭了回来。小斌的手开始不安分了,他伸进了宋明的裤裆里,惊奇地抓住了他的鸟。

  小斌向后退着,他没见过像宋明这样的人。他很好奇,他的愕然表情吸引了宿舍里的其它伙伴,小斌和其它人一起张大了嘴巴。

  宋明告知了一切,秘密像是插了翅膀似的,传遍了一栋楼。

  宋明的床上经常挂一个帘子,每当脱衣服的时候,他就躲在帘子后面,迅速地脱下,钻进被窝,屏息听着外面的动静。

  小斌还没睡觉,他是宋明的下铺。“宋明,你现在穿胸罩不穿啊?”

  宋明囧破了脸,不回答。但是,宿舍里的其它人却开始活跃了。他们有的问宋明穿不穿丁字裤,有的问宋明有没有大姨妈,还有的问宋明穿过裙子没。

  其实宋明长的还算可以,很像一位美女。还记得刚到男生宿舍报道的时候,看门的老大爷非不让宋明进去,说他是个女娃。还是导员来解释一下情况,宿舍老师才半懂不懂地让他进了门。

  尽管有很多的不便,但是,宋明和同宿舍的人相处得还算可以,直到有一天……

  宋明在漆黑的楼道里走着,今天是光棍节,刚才在外面看到有男生给女生放花了,漂亮的烟花很美。宋明也很喜欢。

  今晚宿舍里的人应该算是少了一些,有一些人出去谈女友了,他们想在光棍节摆脱光棍的状态。

  宋明沿着阶梯继续走着,拐过了一个弯,宋明来到宿舍门口。敲下门,没有人应。宋明拿出钥匙,准备开门。这时,门突然开了。他被一双不知名的手拖了进去。房间里很暗,宋明想开灯,他挣扎着靠到墙边,可那只手又把他拉了回来。那只手在宋明的身上游移,宋明可以听到一个男人的喘息。喘息声越来越重,越来越重,接近宋明胸部位置,喘息声到了顶峰。宋明的衣服被撕破了,他挣扎着……

  一朵花开在午夜,花上渐渐染上了血。

  一切都结束了,男人起身离开,留给了宋明最后的背影。宋明在地上裸着,他不知道该干什么,他也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,他只是不想起来,他只是不想动。他安静下来,听到了外面的风声,像是一首悲歌……

  那晚,当其他的伙伴们回到宿舍时,他们发现宋明没有回来。

  江上,一个身影站在了栏杆上,江水匆匆,他在凌晨两点流浪。

  活着或者死去,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。年轻的王子提出了问题,现在轮到宋明来回答。

  他可以选择活着,但是活着有什么意义呢,他受了玷污,他忘不了男人身上那股汗的味道。没有什么能把他的记忆洗掉,如果有的话,就是这眼前的江水。

  一个身影从栏杆上站起来,他要亲吻江水,身影倒了下去,沉入了江里。

  同宿舍的人着急地打通了导员的电话,当导员听到宋明失踪的消息,他立即赶过来,这是他的责任。

  导员和几个同学们在校园寻找,在街道寻找……

  听,有谁在喊着我,江水好浊,我看不到自己,宋明向江底沉去。一个人扎进了江里,进到江中,一点点地向宋明靠进,近了,近了,那个人抓住了宋明,手在他的胸部肆虐……

  惊醒,原来是个梦,宋明睁开眼,看到了一个房间。房间里很暖和,散着幽草的香气。房间里有很多字画,挂在墙上,对着宋明。

  宋明坐起了身子,他的衣服还是湿漉漉的。他从床上下来,碰到了从屋外走进去的韩宇。

  “你好点了么?”韩宇对宋明说。

  宋明用呆呆的眼神看着眼前的这位男子,他穿着燕尾服,很像一位绅士。

  男子以为宋明在戒备自己,于是解释道:“你好,我叫韩宇,今天晚上下夜班回家,看到了你从桥上跳了下去。我想还是救人要紧,接着我跳下去,把你救上来。考虑到你还很虚弱,我把你带到了我家里。现在,药已经煎好了,年轻的女士,你为什么要轻生呢?”

  宋明听到了最后的“年轻的女士”,他没有解释,他只想哭泣。

  一块厚实的肩膀拢了过来,宋明在韩宇的肩上哭泣,眼泪从宋明的眼角滴落,然后流到了韩宇的心里。

  窗外,还是呼呼的北风。

  宋明的导师沿着校园的每一条街道寻找,宋明的家里人也被通知了。大家一起焦急地寻找,却传来一个消息——宋明已经回来了,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穿着燕尾服的年轻男子。

  大家连忙往回赶,宋明和韩宇坐在值班室里,导师问宋明去哪里了,宋明只是说晚上睡不着觉,出去走了走。韩宇见把宋明送到学校了,他想离开,宋明挽着他的衣服,眸子里全是挽留。韩宇用同样的眼神看着宋明,随后消失在了茫茫的夜里。再有几个小时,天就要亮了。宋明经历了黑夜,现在他可以享受白日的阳光了。

  宋明一下课就会来到阳台,期盼视野里出现熟悉的身影。一个午后,当阳光柔柔地洒在阳台,宋明看到了他——韩宇

  韩宇围了一件棕色的围巾,宋明用嘴角的喜悦来表示他的羞怯。他转过身,下了楼。两个人拥抱在一起,上空是午后三点钟的阳光。

  他们喜欢逛街,宋明喜欢小的饰品,韩宇会买给他。一个夜晚,对着漫天的繁星,韩宇让宋明闭上了眼睛,对他说:“不许睁开啊。”宋明闭上眼,静等着生命此刻的甜蜜。“可以睁开了。”韩宇又说。宋明手里多了一个瓶子,里面装着五颜六色的小星星,宋明好开心,好开心。

  美好的露珠总会消逝的,爱情的泡沫不适合宋明。

  校门口,韩宇见到了小斌,小斌告诉了韩宇关于宋明的事,韩宇不相信。

  宋明要去韩宇家做客了,宋明已经期待好久,韩宇说他要给宋明一个惊喜,宋明在来的路上就在想惊喜是什么了。按响门铃,“韩宇!”宋明喊了一声,里面没有人回应。宋明进到屋子。韩宇在沙发上坐着,表情严峻。

  “韩宇,你怎么了?”宋明问。

  韩宇点起了一根烟,对宋明说:“你能把衣服脱了么?”

  韩宇没有抬头,他说话的语气是那么地冷,就像一块寒冰。

  宋明意识到了一切,他感到无助。他怯懦着,吐出一句:“你都知道了?”

  韩宇没有回答,两个人沉默着,宋明朝着屋外走去,韩宇却突然抓住了宋明的身体,像一只野兽般地发出怒吼:“你骗了我,你知道么?我曾经以为你是我要找的女孩,但是现在我错了。因为你不是女的,我们的爱算什么,算什么?”韩宇在质问,宋明委屈地眼眶湿润,他抱住韩宇,想挽留即将逝去的美好。但是,韩宇甩下了他,把他留在了屋子里,让他一个人去承受伤逝。

  韩宇没有再去找宋明,虽然宋明的记忆里抹不去韩宇。

  宋明处在周围人异样的眼光里,他感到他和别人不一样。而且爱情的不一样逐渐取代了身体上的不一样,成为他和别人最大的不同。他明白了双性的含义,那就是一辈子的孤单,他有孤独的命运。既然他注定不能有爱情,他选择了把爱情遗忘,把内心的那份渴望埋在了最底层,直到把自己的爱窒息。

  没有爱的日子,他把功夫放在了学习上,他得到了奖学金,考上了硕士,毕业后成为一家文化公司的总编。

  商海里的浮沉使他常常忘记了他的特殊,沉迷在每一次向功利的冲锋里,用物质的满足来填补精神的空虚。

  今天,和往常一样,他坐在办公室里,整理着桌上的文件。桌上的一直鲜红的玫瑰刺住了他的心,他拿起了玫瑰,玫瑰上有一行字:“宋明,我喜欢你!”

  宋明不知道是谁给他写的,他迟疑了一下,然后把玫瑰扔进了垃圾桶。

  下班了,宋明还有一些事没有完成,他留在办公室里加紧做着。外面的人越来越少,到最后,整个公司只有他一个人了。

  已经是晚上的十点了,宋明有些累,他把头靠在了后面的座椅上,看着玻璃幕墙外的城市。霓红灯闪烁着,江上有一条游轮慢悠悠地摇着尾巴,把晃荡的水波留给了深夜不眠的人。

  一个脚步声在靠近,宋明太疲倦了,他没有注意到。脚步到了宋明的面前,一个女孩的声音:“宋明,祝你生日快乐。”

  宋明才发觉,他见到了眼前的蛋糕,上面用紫色的奶油写着宋明的名字。抬头,眼前的女孩宋明并不熟悉,可能是见过一面,但是她怎么会知道他的生日呢。

  “你是?”宋明疑惑地问。

  “我是一名职员。”女孩说。

  “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生日?”宋明说。

  “因为……,你猜。”女孩很可爱。

  “呵呵,”宋明笑了,他对女孩说:“你不是下班了么,怎么还不回家。”

  “我想给你过生日。”女孩让宋明把蜡烛吹灭,许个心愿。

  宋明把蜡烛吹灭,然后对着星空,许下了心愿。

  “你有女朋友了么?”女孩突然问。

  宋明一惊,张不开嘴巴。

  “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吧。”

  宋明知道早上的玫瑰是谁送的了,女孩还不知道宋明的秘密。处于在商场上打拼的需要,宋明已经把他的乳房割掉了。

  “不行!”宋明坚决地说。

  “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,宋明!”女孩央求道。

  宋明立马站起身,他走出去,留下了女孩。

  以后,宋明每天都会接到一束玫瑰,玫瑰上娟秀的小字表达了女孩对宋明难舍的梦。宋明依旧会把玫瑰扔到垃圾桶里。

  生意场上的风云变化很快,宋明的公司在一次决策中犯了错误,欠下了巨额的债务。银行那边传来消息,宋明的公司即将倒闭。

  那几天,一连都下着雨。宋明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,一天天的不出去。公司里的人该走的都走光了,只剩下了那个女孩。

  又是一个午夜,宋明饿昏了头,他打开办公室的门,站在外面的是女孩。

  “你吃点吧!”女孩心疼地说。

  宋明发出了荒唐的声音,“我的公司倒闭了,你还留在这儿干嘛?”

  “胜败乃兵家常事么,只要我们振作起来,我们还会再回来的。”女孩对宋明说。

  宋明哼了一声,他推女孩,想把她赶出去。女孩紧紧地抱住宋明,坚持着不离开,对他说:“我喜欢你!”

  宋明听到了女孩的“我喜欢你”,他不屑地问:“你喜欢我?”

  女孩:“是的,我喜欢你!”很坚定的回答。

  宋明发出了嘲笑的声音,他的笑声越来越大,越来越大,女孩有些害怕。

  接着,令女孩更吃惊的是,宋明脱下了他的裤子。女孩看到了一切,明白了所有。

  宋明像一个神父,站在高高的神像前,发出了审判的质问:“现在,你还喜欢我么?”

  女孩没有想到,宋明是个两性人。

  女孩哽住了,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身子站不住了,倒在了地板上。

  宋明像一个魔鬼,他上前抓住了女孩的衣领,接着质问道:“你还喜欢我么?”女孩被吓住了,接着她做了一个让宋明意想不到的举动。她亲吻了宋明,两个人扭转在幸福的空间里,旋动,疯狂……

  天亮了,宋明搂着身旁的女孩。这一生,他愿意为她戴上爱情的枷锁。

  他们结婚了,婚后的日子很甜蜜。宋明在女孩的鼓励下重整旗鼓,他要重建自己的公司。

  一天,银行派人来,告诉了宋明一个好消息。原来宋明的公司在破产的最后期限里被一位贵人相助,现在公司可以归还给宋明了。至于那位贵人,银行没有透露太多,只给了宋明一张邀请卡,说只要去这个地址,就能见到贵人。

  宋明备好了一点礼品,他开了车来到了皇马酒店的2222房间。进屋,宋明发现了——香草氤氲着,弥漫了整个房间,墙壁上挂着各种各样的字画。屋里走出一个人,是的,他是韩宇。他捧着一朵百合,走到了宋明的身边。

  “时间已经见证,我还是无法把你忘却。”

  “时间可以证明,我已经忘掉了你!”宋明拿开了百合,他不愿接受。

  “原来是你救了我的公司!”宋明说。

  “一点小事。”韩宇说。

  “但是爱情的花儿已经凋谢了,你做什么都是徒劳的。”

  “是么?”韩宇靠近了宋明,他嗅着宋明身上的味道,宋明的呼吸变得沉重。

  “你看,你还是在乎我的。”韩宇说。

  “不可能!”宋明的呼吸在颤抖。

  吻,又是一个吻,宋明没有拒绝,他接受了韩宇那颗渴望已久的心。或许,他也一直都在渴望着。

  窗外是烟花,很美,很美。

  回家的街上,宋明一个人徘徊着,他现在处在一个夹缝里。他不知道该怎么选择,是和女孩安稳地过日子,还是延续和韩宇不了的情缘。

  第二天上班,宋明打开了办公室,发现了在里面坐着的韩宇。韩宇热情地抱住了宋明,俩个人在屋子里缠绵。女孩也来了,他是给宋明送早饭来的。打开屋子的一刹那,三个人都静止了。

  粥掉在地上的声音,女孩的哭泣声。宋明穿好衣服,下来追赶,跑到大厅里,人来人往,见不到女孩。韩宇也追了下来,他拉住宋明,不愿让宋明走。宋明站在大厅里,眼神很空洞……

  回到家,家里没有人,宋明打女孩的电话,没有人接。宋明颓然地躺在床上,想起了宾馆的夜晚韩宇对宋明所说的话。

  “我家里人要让我娶一个老总的女儿。可是,我不愿意。家里人知道我对你好,提出了条件:‘如果家里帮你拯救公司,我就必须听家里的安排’。我答应了。”

  现在女孩走了,宋明知道韩宇也会走的,就像没有人来过。宋明所痴望的一直都是空的,他的绝望是对的。他憎恶自己的希望,两性意味着命运,可是宋明没有遵从这样的命运。现在宋明醒悟了,他悄悄地来到房顶,冷风,他跃了出去……

  人们发现了他的遗书,上面只写了两个字——“孤独”。

  

责任编辑:胡俊月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
分享到: